注册制下人民币基金将重新抢占创新高地


回溯中国创投发展的20年,每一次的飞跃都踩在了资本市场改革的鼓点上。从股权分置改革,到中小板、创业板推出,再到如今的科创板、创业板注册制施行,先行者借助每一个关键节点完成了一次次的进阶,后来者在一波又一波的红利中不断涌现。中基协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7月末,中国私募股权、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约1.5万家。

“如果市场不具备最基础的条件和环境,创投行业就只有死路一条,创投今天的欣欣向荣,得益于过去30年资本市场不断的革新。”在当前众多的创业投资基金中,君盛投资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见证者,公司董事长廖梓君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如今注册制的到来,是资本市场仅次于股权分置改革之后的又一次大的制度进步,中国创投业将在这样的大时代下继续奔跑,力争投出下一个华为、腾讯。

从二级市场

走向一级市场

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深圳的证券公司工作,廖梓君见证了深圳30年的发展,同时经历了资本市场的逐步规范和完善。在廖梓君的回忆中,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有三个关键的历史节点:第一,沪深交易所的建立;第二,股权分置改革;第三,注册制推出。“第一个事件,使得众多企业有了上市融资交易的场所,第二件事使A股变为一个全流通的市场,而第三件事,则让中国资本市场真正开始与国际接轨了。”作为三次历史事件的见证者,廖梓君如此评价。

在资本市场发展红利的预期中,总有一批弄潮儿敢于在市场上占领先机,廖梓君则是其中的一位,2003年底,从二级市场走向一级市场,廖梓君设立了君盛投资。“那个时候有个重大的预期,资本市场将会进行股权分置改革,A股就会进入一个全流通的市场,所以很多机构都在那个时候设立起来。”对此,廖梓君感慨:大时代造就了大趋势。

除了制度改革的驱动以外,促使廖梓君从券商下海,创立自己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原因,还是当时一二级市场的不同表现和价格分化。“二级市场是一个典型的牛短熊长的市场,大部分的时间里参与者都是备受煎熬的。相反,一级市场中的机构投资者,拥有一定的主动定价权,有更多的主动性,投到好的企业获益是非常丰厚的。”由于当时一二级市场的价格倒挂不明显,加上中国的A股估值可谓是全世界最高的,廖梓君认为,只要有足够的专业度,具备一定的风控能力,就能在一级市场上获得不错的发展空间。

先后在一二级市场浸染多年后,廖梓君感受到,一级市场的盈利模式更有可持续性,更有利于团队的凝聚和市场化运作,“我们在一级市场上,拼的不是国有背景和金融牌照,而是眼光和行动力。”廖梓君说。有了二级市场的市场经验,廖梓君迈入一级市场后顺理成章地做起了PE,那个时候,在一二级市场巨大的价差中,不少Pre-IPO机构都赚到了第一桶金,君盛投资也因此有了生存和发展的资本。直到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开板,许多创投机构按照监管对上市公司的审核标准,开始走向更早期的创业阶段寻找投资标的,君盛投资也因此开始了从PE向VC转型之路。“创投行业能有今天的欣欣向荣,得益于资本市场翻天覆地的变化,如果市场不具备最基础的条件和环境,创投就是死路一条。”十几年的创投历程,廖梓君这样总结道。

人民币基金

奋起“卡位”科技创新

“今年我们正在募集第25期基金,到目前已经有13只基金完成清算了,我们基金的LP复购率有47%左右,即使在2018年的资本寒冬下,也有41%。”对于困扰创投的募资难问题,廖梓君坦言,影响肯定有,但只要真正能为投资人赚钱,募资难就迎刃而解了。

中国创投发展了20多年,经历过高光时刻,走过曲折坎坷,步入了平淡岁月,至今陷入了发展瓶颈期,募资难、投资难、退出难已成为压在行业肩上的三座大山,不少机构在此动弹不得。但在廖梓君看来,即便市场当前进入了低迷时期,确实存在募资难、退出难等问题,但从行业发展的相当长的时间来审视,这些困难都只是发展曲线中的一个小节点而已。

在国内创投机构纷纷遭遇发展困境之时,对于最早进入中国的美元基金来说,却是“风景那边独好”。去年以来,美元基金频频成功募资的消息在投资圈内不绝于耳,甚至在疫情期间,也有美元LP加码投资中国的态势。不可否认,得益于在商业模式创新上的前瞻性和美元基金海外投资的成熟经验,以及海外完善的退出通道,美元基金在中国多年的发展一直比较景气,投下了京东、阿里、腾讯、360、大众点评等一众创新型平台。

“为什么这些项目的早期投资里很少有人民币基金的身影,不是我们笨,是我们在受某个阶段的局限而不得已的取舍。”廖梓君说。以深圳早期的投资机构为例,绝大多数是民营资本,设立之初就首先面临着如何尽快挣钱、有IPO上市的示范效应,先活下来的紧迫问题,唯一的办法就是,按照当时的上市审核标准来筛选企业,而这一套标准却又是以盈利为主要指标的,但如今看到的腾讯、阿里这类企业全部不在其列,在这样的背景下,急于求存的人民币基金以及背后的LP,只能错过一些在当时看来确定性不强的投资标的。

“尽管我们做得好的人民币基金整体收益不逊于美元基金,但单个IPO项目不会出现赚二三十倍,甚至100倍,以及大众熟知的明星企业,我们的组合里成功IPO的不过赚3~10倍,项目组合比较平庸、传统。”廖梓君说。但是,注册制的落地使得这一形势得到扭转,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之间的差异也在逐渐被抹平。

“未盈利的高科技公司也可以上市了,上市标准更符合一个创新企业发展的内在规律,以及对资金的需求和估值上升逻辑,这让人民币基金更有勇气投早、投新。”廖梓君认为,这一次,人民币基金不会再缺席了。以君盛投资为例,截至目前,投资组合里超过85%的项目偏向早期。

(原标题:注册制下人民币基金将重新抢占创新高地)

(责任编辑:杨倩_NF4425)